陳鴻斌:美國一意孤行輸出垃圾之路已不通

時間:2019-10-21 06:38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觀點評論
隨著中國和周邊其他發展中國家對固體廢物說不,美國等發達國家的生產和生活垃圾一下子失去了出路,正為對這些廢物的處置大傷腦筋。 為了廢物利用,例如將廢塑料作為生產塑料顆粒乃至化纖服裝的

隨著中國和周邊其他發展中國家對固體廢物說“不”,美國等發達國家的生產和生活垃圾一下子失去了出路,正為對這些廢物的處置大傷腦筋。

為了廢物利用,例如將廢塑料作為生產塑料顆粒乃至化纖服裝的原料,中國在2017年進口的固體廢料達730萬噸之多,其中僅來自美國和日本這兩個國家的廢塑料就超過了200萬噸。但由于目前的廢塑料再生技術尚未過關,因此在廢塑料的再生過程中,對河流甚至海洋的水質造成了嚴重的污染。中國每年向海洋傾倒的塑料垃圾在全球處于遙遙領先的地位,這與中國謀求的“負責任大國”形象是完全不相稱的。

全球生活垃圾的最大制造者是美國,美國人均產生的垃圾是全球平均數的三倍,美國的垃圾制造量占全球總量的12%。而美國的固體垃圾回收再利用率只有約35%,只達到回收率最高的德國的一半(68%)多一點。在主要發達國家中,美國是唯一垃圾制造超過垃圾回收的國家。如此大量無法回收再利用的垃圾如何處理?很簡單,打包出口,轉嫁污染。

過去20多年來,美國無法處理的固體廢物中,大約有三分之一運往中國。2017年,美國出口中國的廢料價值56億美元,是美國對華出口的第六大“商品”。美國將大量垃圾轉移至中國,嚴重加劇了中國的環境污染。

為此,中國政府2017年7月宣布,在當年年底前全面禁止進口環境危害大、公眾反應強烈的固體廢物;2019年年底前逐步停止進口國內資源可以替代的固體廢物。中國的環保部和國家標準化委員會為此分別向世界貿易組織遞交了通告文件,通報了中國禁止進口的洋垃圾種類。同時,環保部以及海關總署還針對相關問題開展專項檢查活動。一場針對洋垃圾的“全面戰爭”正在打響。

此后,中國進口的美國廢塑料從2014年的110萬噸,急劇下降至2018年的4萬噸;從日本的進口量也相應從95萬噸銳減至5萬噸。

東南亞國家強硬對待洋垃圾

東南亞國家也采取了與中國類似的對策。去年美國向馬來西亞的出口量為20萬噸,日本對泰國出口量也僅為19萬噸;而前幾年對這兩個國家的出口量都在140萬噸至160萬噸左右。另外,越南乃至韓國和臺灣也都是美國和日本塑料垃圾的出口目的地。眼下找不到出路,積壓在美國和日本國內的廢塑料在100萬噸以上,兩國政府正為尋找新出路而絞盡腦汁。

菲律賓最新的案例顯然更有代表性。六年前,一家加拿大公司把100多個貼有回收塑料標簽的集裝箱(共2450噸)運到菲律賓,此后它們一直停放在馬尼拉附近的港口。以前由于缺乏環保意識,說是回收再利用,實際上就是直接倒入大海,由此嚴重污染了海水,這顯然是不可持續的。2016年菲律賓一家法院下令,要求把這些垃圾運回加拿大,費用由進口方承擔。

但是加拿大一直沒有運回這些垃圾,直到今年4月總統杜特爾特憤怒地表示,菲律賓不是垃圾場,菲律賓人也不是撿垃圾的。如果加拿大不運回這些垃圾,他就下令將垃圾運至加拿大駐菲律賓大使館門前。最終加拿大服軟,終于在今年6月將這些垃圾運回本國。

此前柬埔寨海關也在西哈努克港查獲83個裝滿垃圾的集裝箱。柬埔寨環境部7月17日發表聲明表示,將退還這83個集裝箱,其中70個來自美國,13個來自加拿大,所有與這些垃圾有關的公司都將被起訴。柬埔寨環境部還表示,柬埔寨不是垃圾桶,外國不可向柬埔寨轉移垃圾,包括可回收的塑料垃圾。

歐洲也是如此。此前歐盟國家生產和生活中產生的廢塑料,30%填埋處理,40%焚燒,剩下的也是向發展中國家尋找出路。例如德國的塑料垃圾此前就曾大量出口到印度、波蘭及東南亞等國家。如今,由于發展中國家都不愿為了眼前的蠅頭之利而污染本國環境,于是歐洲議會今年3月通過決議,嚴禁生產一次性塑料制品。今年6月的大阪二十國集團(G20)峰會確立一個目標:在2050年以前將海洋塑料垃圾削減為零。

發展中國家環保意識的增強,迫使發達國家不得不改弦易轍,尋求可持續的發展道路。今年7月,全球主要化工公司約500名行家聚集東京,宣布成立消除塑料垃圾聯盟。三菱化工公司等美歐日的化工巨擘共同出資15億美元,建立一項基金,全力推動實現這一目標。今年秋季,G20還將在東京聚首,討論如何從根本上杜絕塑料垃圾,以確保全球的海洋免遭塑料垃圾的污染。

頂一下
(35)
97.2%
踩一下
(1)
2.8%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