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俊剛:從“第四權”到“第五權”

時間:2019-10-23 08:01內容來源:聯合早報 版閱讀:新聞歸類:觀點評論
吳俊剛專欄 第四權(the fourth estate),或譯第四階級,一般理解為美國三權(行政、立法和司法)之外的第四種制衡的力量,特指作為言論自由代表的新聞媒體。事實上它原本所指的三個階級,即

吳俊剛專欄

“第四權”(the fourth estate),或譯“第四階級”,一般理解為美國三權(行政、立法和司法)之外的第四種制衡的力量,特指作為言論自由代表的新聞媒體。事實上它原本所指的三個階級,即西歐封建時代的僧侶、貴族和平民。近年來,隨著西方新聞媒體地位和聲譽的低下,幾乎已沒有人再提及“第四權”了。

隨著網絡時代的來臨和社交媒體的出現,新媒體的影響力日益擴大,形成傳統主流媒體之外的新興力量,有人因此把它稱為“第五階級”或“第五權”(Fifth Estate)。本月17日,面簿總裁扎克伯格應邀在美國華盛頓喬治城大學發表演講就提到了“第五權”。

他說,人們有了大規模表達(意見)的權力,是今天世界上的一股新力量,也即與社會其他權力結構并列的“第五權”。人們無須再依賴傳統的政治或媒體的守門員來發聲,其影響當然是深遠的。他相信,賦權給每一個人,讓原本無力者都能發聲,是不斷改進社會的力量。

演講中,扎克伯格也借機嚴厲批評中國管制社交媒體平臺的做法。而也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他透露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面簿將和中國展開一場價值觀之戰。他說,中國正在基于很不一樣的價值觀建設它本身的互聯網,現在也在把他們的愿景輸出到其他國家。

他說,在不久以前,中國之外的國家所用的互聯網,還是由具有強烈表達自由價值的美國平臺確立的。現在已無法保證這些價值觀最終能夠勝出。10年前,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平臺是美國的。今天,名列前茅的10家中,有六家是中國的。他以社交媒體為例指出,像WhatsApp這樣的美國社媒到處受到示威抗議者使用,而中國TikTok(抖音的國際版)迅速在世界各地發展,凡涉及示威抗議的內容都受審查,包括在美國。

扎克伯格接著提出一個關鍵性問題:未來哪一個國家的價值觀將決定什么言論是被允許的?“如果規則是由另一個國家的平臺制定,那我們的敘事就將由一套完全不同的價值觀來確定了。”結論是美國必須采取主動,讓美國人的價值觀在世界上勝出。由此看來,扎克伯格也決定加入中美博弈的技術戰戰圍了。

新加坡人多數已慣用面簿和WhatsApp這些捷足先登的社交平臺,但也有越來越多人使用中國的微信,知道抖音和TikTok。在美國,據報道TikTok越來越受年輕人歡迎。可以肯定,和5G一樣,未來肯定也不會是任何一個平臺可以一統天下。技術本來是中性的,但現在也已被政治化了。這些都是我們無法左右的,我們能做的只是作善巧的抉擇。

對于扎克伯格的批評,中國《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以為,他此舉不排除是為了博得美國輿論的更多同情,有助于他和面簿擺脫困境。綜觀扎克伯格的演講,其講話的主旨是回應美國輿論對面簿的批評。他也指出,自2018年3月“數據門”爆發以來,面簿在美國輿論場上的形象嚴重破損,對面簿的商業利益造成了擠壓。而當前處理在美國和西方的形象危機,是扎克伯格的當務之急。

扎克伯格的這次演說,主要是在為面簿備受各國政府批評的不當管理辯護,而這是因為各國都開始通過立法手段,應對通過像面簿這樣的平臺進行的各種危害性活動,包括色情傳播、假新聞、網上霸凌等等,但更重要的是利用網絡和社媒進行的各種顛覆性和破壞性活動。其中,像干預選舉、操縱民意和分化社會之類的行動,尤其受到關注。對世界各國而言,這些是比價值觀更為嚴重和迫切的課題。

在新加坡,網絡威脅就已成了一大課題。今年初,政府宣布全面防衛增設了“數碼防衛”(Digital Defence),成為原有的心理防衛、社會防衛、經濟防衛、民事防衛和軍事防衛之外的第六支柱。今年以來,政府已連續推出了對付網絡假信息的《防止網絡假信息和網絡操縱法令》以及《維持宗教和諧(修正)法令》。接下來,還將出臺應對外國勢力干預內政的新法案,賦予政府更多權力應付藏匿于網絡世界的各種破壞勢力所發起的干預活動,包括敵意信息宣傳(hostile information campaign)。

除此之外,也許我們也有必要關注網絡平臺的崛起,對社會所產生的其他沖擊。比方,傳統的“第四權”在新媒體的沖擊下,可說是節節敗退,世界各地的傳統媒體,尤其是報章,不管是銷售數量還是廣告收入,都遭受慘重打擊。在美國,報業迅速萎縮,從2008年到去年,10年之間,新聞從業員人數已減少了47%。許多地方性報紙相繼倒閉,全國性大報也都面對報份下跌,廣告銳減的困境。

“第五權”的興起,破壞了整個傳統信息生態環境,擠壓了傳統主流媒體的生存空間。“第四權”原本舉足輕重的社會角色,即傳達消息、教育與娛樂(to inform, educate and entertain)的傳統功能,已遭到極大的破壞。然而,“第五權”在危及傳統主流媒體的生存之余,卻又無法取而代之,扮演同樣的社會角色。畢竟兩者的性質根本不同。

我國的情況看來也是如此,現在每天仔細閱讀報紙的人明顯減少了,更多的人是通過智能手機來獲取信息。各種網站也大大分散了人們的注意力。這對于政府和人民的溝通其實有很嚴重的后果。過去,政府領導人可以有效地通過傳統主流媒體,把重要的政治信息傳達給多數人,現在因為有了網絡,政府和民眾之間的溝通已出現了更多的干擾和雜音。主流媒體在我國建國過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當前的處境值得政府關注。

作者是前新聞工作者,前國會議員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關欄目推薦
推薦內容
辽宁11选五走势图今天